发表评论|加入收藏|保存到桌面|反馈报错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国内电视台 > 湖南电视台 > 金鹰纪实在线直播

下基层锻炼有感

发布时间:2014-08-07 21:55:05   作者:管理员   来源:直播好站网   我要投稿

2011年4月16日至2011年6月16日,短短两个月基层实践锻炼,让我留下深刻的记忆.两个月的时间,我下到乡镇的每一个村,亲眼见到许许多多的农民生活,也深刻体会农村和基层两个词的含义.

我锻炼的地方是怀化市新晃县的林冲乡.4月17日中午刚到乡政府,杨琼书记、杨波涛乡长非常热情地接待了我,"这喝的不是酒,喝的是感情;感情深,一口闷"虽然这是后话,但是两个月期间的基层工作和生活,让我加深了对这句话的理解.

林冲乡是新晃侗族自治县的"西大门",其西边与贵州玉屏县平溪镇交界,东面和北面与贵州大龙经济开发区接壤,320国道、湘黔复线铁路横贯其境内.然而最直观的感受就是当地的污染问题,我来的当天,乡政府的工作人员就一再叮嘱我,晚上睡觉一定要把门窗关严实.我本以为是当地治安环境不好,结果第二天起来发现,房里的桌子上椅子上,全是一层灰,确切地说应该是颗粒状的粉尘.这就是为什么晚上睡觉要关严门窗的原因.再向外看去,整个林冲乡的空中都是淡蓝色的,这毫无疑问缘于工业污染,然而这个污染不是来自于林冲,主要来自于贵州省十大经济开发区——大龙经济开发区,林冲乡与大龙经济开发区相距不到100米,东、西、北三面均被贵州省玉屏县的大龙、平溪(玉屏县城所在地)两镇包围,仅有南面与本县没有任何工业企业的天堂乡相连.近几年来,贵州省玉屏县在林冲周围先后创办了铁、锰、重晶石等矿产品冶炼、加工企业40余家,并长期超标排放"三废",虽然我在这里锻炼两个月,但林冲的百姓要这里长期生活,喝的是被污染的水,呼吸着被污染的空气,生活环境堪忧.林冲乡政府多次向上反映情况,但至今仍未得到有效解决.

锻炼之前,我也听说过"基层事多,难办事,事难办",锻炼期间,我也切身体会到了,很多时候和乡政府的工作人员走村入户做村民的工作,很多时候,事还没开始办,工作还没还是做,酒就先开始喝了,一边喝酒一边做工作.不喝酒,村民认为你看不起他,不尊重他,那工作也就办不成了.基层最困难的工作是信访接待,这是个令人十分头疼的工作.百姓反映的问题基本上都是些老大难问题,而且很多时候有理也说不清.老百姓愿意向我反映问题,说明是对我的信任,我也耐心地听,做点开导,并将问题反映给乡政府的领导,希望能为他们解决问题.

两个月的锻炼经历,让我难忘的事太多了,而这其中有个不得不提到的人——姚本彤.他是林冲乡地卜村人,如今已经78岁高龄了,却在栗山村教书整整10年了,当时我很好奇,他为什么不在家颐养天年,而是选择到栗山村来当教师.他说:我以前也是当老师的,退休后闲不下来,正好这个地方的孩子们又需要读书,于是我就过来了……孩子们上学的这间教室,与姚老先生的住所仅一墙之隔,总面积20平方米不到.他的班上只有10个孩子,平均年龄6岁.由于山里的小孩实在太小,乡镇学校又山高路远,送小孩上学是件很麻烦的事情,为了孩子们能够读上书,当年一位村支书想尽办法筹得1万块钱,修了这个校舍,然后请了姚老师来给孩子们上课.

这一上就是10年,如今的姚老师,由于年老,病痛逐渐上身,遇到天气变冷,就开始间断性咳嗽,时重时轻.我了解到,他在栗山村教书至今,从未向当地政府申请过任何费用,关于孩子们学费的问题,他是这样说的:学费嘛,你来也看见了,大家都穷,能出多少就是多少,实在出不起钱的,也无所谓了,我来这就是为了孩子们能读上书.当我问到:如果您有一天突然不在了,孩子们怎么办?他沉默了,望着我的眼睛开始朝远方看去,手从衣兜里掏了根皱巴巴的烟出来,点上、吸一口,突然笑着对我说:

年纪大了,干一天就算一天吧.姚老先生家里有3个孩子,在家的只有老大,老二老三分别在潮州和浙江打工.有个孙子在林冲乡开了个门面.但是老人从未向儿孙们要过生活费,儿孙们也只有过年有时间回来看看老人.他的生活来源,都是他那10个学生的父母给的,有能力出钱的出钱,没钱的出桌子和凳子(桌子和凳子都是村民们自己做的).我临走之际问他有没有什么期望时,他说:希望校舍的窗户更大一点,这样透进来的光线就能更多一点;更希望教室门口能有根旗杆,这样我就能带着孩子们每天升国旗了.这一刻,我被感动了.他无怨无悔地在深山之中教书10年,朴实无华的话语中折射出他钻石般美丽而高贵的心灵.

短短两个月的时间飞逝而过,总觉得两个月时间太短,不够时间更加深入地去了解.总而言之,这一次实践锻炼,充实了我的人生经验,为我的人生画卷添加了浓墨重彩的一笔,留下了难以磨灭的记忆.

提示:本文所有内容仅供娱乐参考,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、个人爱好分析,不作为任何投资依据,不承担法律责任。本站不对信息的真实性、准确性负责。
标签: 基层   锻炼